南方的寒, 是五年未回家过冬的我所无法理解与接受的阴冷。重重的湿气, 即便是静坐在洒满阳光的屋子, 灵魂也开始逃避。

离开伦敦已有整整8天, 却总觉得脑子留在了那里。太凌乱不堪, 停滞着。幸好, 这是马年的最后一个月, 来得及认真告别并道再见。




评论
热度(5)
©wanwan_xi | Powered by LOFTER